湖南花鼓戏一代宗师何冬保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05-20 17:44   615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湖南花鼓戏一代宗师何冬保

湖南花鼓戏一代宗师何冬保

白赛宇

 

说起地方剧,人们都知湖南花鼓戏;说起“花鼓戏,人们必晓《刘海砍樵》;要谈《刘海砍樵》,人们必讲何冬保。他是湖南花鼓戏历史形成与发展绕不开的一座里程碑。

何冬保(1917--1984)生前系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、长沙市政协委员、湖南省艺术学校顾问。是花鼓戏著名表演艺术家、是湖南花鼓戏的一代宗师。享年64岁。

何冬保出身在湖南省华容县北景港镇群力村,自小对花鼓戏情有独钟。他的家乡住在藕池河边,这是一条从长江流入洞庭的河道,不时有纤夫的号子从河边飘过,还有湖区的车水号子,从小就陶冶着沿岸而居的乡亲。河边的古镇北景港是华容有名的戏窝子,何冬保在戏窝子里长大,耳闻目染,天资聪惠。年仅5岁,就是把《铜钱歌》、《掐香葱》、《洗菜心》、《采茶歌》等这类的民歌民调哼得烂熟。7岁时就与艺人张海庭等人一起学唱地花鼓。由于年纪小,走街串巷转场演出时,被人们称为“趴在大人背上的戏伢”。因为戏唱得好,何冬保得到的红包比大人还多,小小年纪便开始扬名乡里。

1931年,著名花鼓戏艺人彭桂香因逃水灾带班子来华容北景港开场教戏,何冬保家里穷,交不起谷,只有在一旁“偷学”的份,教戏结束演出时,有一个扮《赶春桃》的旦角临陈怯台,死活不肯演,何冬保自告奋勇:“我来演”。他凭着记性好,嗓子亮,壮着胆子唱完了这出戏。14岁的何冬保临阵救场,平生第一次登上戏台,以精彩的演出,赢得满场的掌声和笑声。

从此,何冬保艺思两进,正式开始了他的舞台人生,他尝试对花鼓戏的一些表演艺术作改进,如《蔡坤山犁田》、不再用犁的道具,而改为虚拟身段、手势、惟妙惟肖,丰富了艺术形式的表现力。

1945年日本投降,何冬保把十几个唱戏的人组成一个班子,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,班子命名“胜利班”,在西洞庭一带的南县、华容、安乡一带演出。

益阳南县有个茅草街,当时很多来往各地的船都停在这里,岸上商贾云集,市井繁荣。1947下半年的一天,茅草街一位大老板酬神还愿,请了当时津市澧县一带非常有名的“松秀班”演大汉戏,与演地花鼓的何冬保当街搭台唱对台戏,这让“胜利班”十分尴尬,硬着头皮对着观众的后老壳唱了一天的白戏。何冬保是个不服输的人,他的“胜利班”要想立足,就必须把观众的脸唱过来。

连夜,何冬保想了个办法,决定上演保留剧目《刘海戏金蟾》,当时这出戏还有一个别的名字,叫《九尾狐狸精》。最难办的是到哪里去请九个女戏子来。戏子旧时属“下九流”,普通人家子女是不准唱戏的,所以地花鼓中的旦角演员一般由小生反串。当时茅草街是个“烟花之地”,也普遍同情花鼓戏艺人。何冬保正是利用相互同情这个关系,连夜请到了8个妓女来帮忙,加上本班一个做饭的女人,一起扮演九狐狸。第二天,九狐一起浓妆上台,台上花花绿绿的一片,何冬保一边亲自擂鼓,一边高声吆喝,再加上九尾狐狸妖艳的附和声,硬是把对面的观众给喊了过来,演出大获成功。从此,经当地百姓及走船人的口口相传,“胜利班”出名了,成为西洞庭湖区一支最有生命力的花鼓戏演出力量。

    1947年,“胜利班”接受花鼓戏艺人张寿保、钟瑞章的邀请进入长沙,在省城唱了个月才站住脚,后来,戏班子攒了些钱,在中山西路盖了一个简陋的戏院,取名“民众戏园”。19498,何冬保和弟子们一起踩着高跷,摇着“采莲船”,怀着激动的心情,走进解放军进城队伍的最前面,欢庆长沙解放。

    新中国成立后,何冬保以长沙楚剧改进社为基础,团结各方花鼓戏艺人,组建了新义楚剧团,并任经理。1953年,政府将其改名为“长沙花鼓戏剧团”,任命何冬保为团长。他凭着对新社会的敏锐感受,邀请比自己更有文化的陈北方一起开始了花鼓戏《刘海戏金蟾》的改编,把原有的宣传封建迷信的民间传说改编成歌颂劳动人民的美好爱情。将乡间下里巴人的地花鼓,脱胎换骨成为城市中阳春白雪的花鼓戏。

195110,由何冬保新编并创演的《刘海砍樵》获湖南省第一届戏曲会演奖。次年,中宣部副部长周扬来湖南审节目,该剧得到高度肯定,直接点名进京演出,何冬保无比感慨地说:“花鼓戏了不起,大有搞头、大有出息”。

1952102日,《刘海砍樵》参加北京举行的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,获得了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演出二等奖,主演“刘海哥”的何冬保和主演“胡大姐”的肖重珪双双获得演员三等奖。田汉、欧阳予倩等老一辈艺术家对何冬保的演出给予了很高评价。109日,《刘海砍樵》再次被邀请到中南海怀仁堂为中央首长演出,当时共有四个戏,《刘海砍樵》最后压轴出场。何冬保一上台,看到前排坐的是毛主席、朱德总司令、周恩来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,紧张得转了两圈差点忘了台词。当时,毛主席高兴得一边看,一边笑着用手打拍子。因此,《刘海砍樵》成为湖南花鼓戏的代名词,誉为湖南第一花鼓戏。何冬保一生四次幸福地见到毛主席。

1953年,何冬保随中央慰问团赴朝鲜战场上甘岭等地演出,慰问了包括战斗英雄黄继光、邱少云所在连队的部队,受到志愿军战士的热烈欢迎。

当时慰问团有句名言:“只要志愿军需要,我们就要演出,哪怕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”。何冬保在朝鲜战场进行过一次长达二十六小时的慰问演出,因当时尚处于战争环境,不能地面上开演,只能在地洞里演,正好有个团挖了一个“地下战场”,可容纳200人,友邻部队也要集中到这唯一的“地下剧场”来看戏,每场只换观众,不换舞台,他们从头天晚上九点开演,到第二天晚上十一点才结束,既不知什么时候天亮,也不知什么时候天黑,只有在最可爱的人出场和进场的空隙里才能休息一会或吃点东西。回国时,何冬保被评选为“模范工作者”。

    1956年国庆节,何冬保作为湖南文艺界的代表被邀在天安门观礼台上参加国庆大典。在观礼前,受到毛主席的亲切接见。周恩来总理幽默地向毛主席介绍:“这就是湖南的刘海哥”。后来,“湖南的刘海哥”成为何冬保的“专用名”。

    1956年冬,国家整修洞庭湖,何冬保率领的慰问演出队,来到地处汉寿的桃江总队工地上。那晚,冰封湖堤,月光如水,寒风似刀,民工们已经奋战了一整天。晚上十一点,工地响起了收工的哨音,广播里传出“同志们请注意,好消息著名花鼓戏演员何冬保来到了我们的工地,现在大家收工,赶快吃饭,吃完饭就看何冬保的《刘海砍樵》。民工们听到这个此消息,齐声喊起了 “哦嗬”的欢呼声!桃江总队有民工九千人,在寒风刺骨的冰河大堤上,有的拢着火篮,有的还披着棉被,挤密麻密地看何冬保主演的《刘海砍樵》。

看完戏,桃江部队政委拿着土喇叭,跳上土台喊话:“同志们,何老师的《刘海砍樵》是毛主席亲自看过的,北京得了奖的,在长沙都买票不到手。如今,他把戏送到了我们工地,为了感谢何老师,我们今晚还要干两个小时。何老师也和我们一起干,把今天的土方任务超额完成,大家有没有信心?”回答是山崩似的回响:“有!”于是民工们又快活地干起来,而且,挑双担子,起飞跑的民工比白天还多。

    何老师挑着担子,夹在民工中间, “走啰嗬行啰嗬!"用歌声催促前面挑担子的快跑。午夜的工地上,灯如昼,人如潮,好一幅战天斗地火热的劳动场景。“来了何冬保,挑提快些跑”成为一句新名谣。领导说:“没有想到,花鼓戏也是生产力”。这次,何冬保被冬修指挥部嘉奖为“劳动模范”。

    1959年,何冬保受到不公正待遇被划为右派,回华容老家新景公社鱼口大队劳动改造,期间,家乡人民没有让他参加一天体力劳动,还支持他成立新景公社花鼓戏剧团,唱了三年戏,他的另一部优秀作品《观劳模》正是在此时期创作的。在那特殊时期,家乡人民厚爱何冬保,同时也保护和发展了湖南的花鼓戏事业。

    1962年,何冬保调到省戏校任教,他不仅课内认真授课,课外辅导更是没有一天中断。现在,许多湖南花鼓戏的“当家人”都是他的学生,他最朴素的一句话是:“为花鼓戏培养后生伢子,我愿意。”

1978 年,何冬保指导湖南省花鼓戏剧院排演的花鼓戏《刘海砍樵》,应华美协进社邀请,赴美国纽约、华盛顿演出, 在美国刮起花鼓戏旋风, 美国《华侨日报》、《华语快报》、《纽约时报》等均载文专题报道。

1982年,中央艺术研究院来湖南,特别录制了他表演的湖南花鼓戏代表作《刘海砍樵》、《蔡坤山犁田》和《讨学钱》并作为一种著名的地方艺术风格永久保留。

他创作的《刘海砍樵》作为精典剧目,以书籍、连环画、宣传画、录像、唱片、磁带等出版形式永留人间。

生前,何冬保写过好几次《入党申请书》,直到弥留之际,湖南省文化厅党组特别批准他加入中国共产党时,躺在病床上的何冬保激动得热泪盈眶,连声感叹:共产党万岁!共产党万岁!

何冬保逝世后,全国各大剧种、几十家文艺团体、艺术院校、近百名文艺界知名人士来电来信,悼念这位著名的花鼓戏表演艺术家,湖南花鼓戏的一代宗师。

上一篇:英雄回家
下一篇:东湖春早